020-39388591    13922779316    18675872398
旅游市场动态

真有1万多家旅游企业倒闭?权威数据透露到底有多少旅企破产、注销和清算

发布日期:2020-04-08
  日前,“1万多家旅游企业倒闭”新闻,引起业界较为广泛关注。以该数据为支撑,已经陆续有多篇文章出炉,花色繁多。其中相对严谨的表述是——“全国共有11268家旅游类企业注销、吊销经营”。  
  业界人士的第一反应就是三连问:三个月不到、还没真正开工,就有这么多旅游企业倒闭或者注销吊销?怎么统计出来的呢?行业细分条块领域情况如何? 
 
 
  信息源头,有相关文章显示: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止3月25日,2020年全国共有11268家旅游类企业注销、吊销经营。  
  原国家旅游局监管司司长彭志凯对笔者表示,吊销是相关主管部门的行政行为,在国务院稳就业、稳企业的大局下,采用大幅度吊销手段可能很小;注销也分为行政强制注销、企业自动注销。三个月不到,还没真正复工,有这么大数字值得探问。 
  由于并未见到更细化的数据呈现,不好判断,留下一个疑惑。  
  目力所及,相关文章中,写得最为严谨、分析比较深入的是来自凤凰网旅游的报道:凤凰网旅游从天眼查了解到,受疫情影响,截止到3月27日,2020年我国总计有6456家涉旅企业注销,其中,包括1670家旅行社,46家景区相关企业,1890家酒店以及274家航空类企业,北上广三地占了全部注销企业总数的19.8%。 
  正像凤凰旅游所表述的那样,公司注销是指当一个公司宣告破产,被其它公司收购、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不续、或公司内部解散等情形时,公司需要到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终止公司法人资格的过程。它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企业的申请,作出准予企业解散的登记决定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定注销条件的企业,向登记机关申请,并经过清算程序后,登记机关作出准予登记,然后主体资格消灭。  
  那么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系统中,显示有多少家旅游企业简易注销呢?稍微做了点功课,登录该部门相关信用信息系统,按照31个省市自治区纯手工统计了一下。  
  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国旅游企业的简易注销、清算情况如下:  
  关于统计数据,想说几点:  
  1浙江、福建、山东、湖南、广东,其简易注销的旅游企业都超过了50家,浙江统计时间区间是1.15——3.30,福建统计时间区间1.7——3.30,湖南统计时间区间是1.7——3.30,广东统计时间区域是1.21——3.30,山东统计时间区间是2.26——3.30。考虑到之前时间的程序停摆因素,数据量不会增加很大,维持在+10上下,山东数据可能会再大点。这能说明什么呢?我认为说明当地推动复工复产比较早,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正面生死存亡问题并走行政程序。  
  2,湖北的相关数字之所以那么少,主要应该是由于相关行业和行政程序都处于停摆状态,现阶段不具统计价值。甚至2月一个简易注销案例都没有。  
  3,目前,海南、西藏还没有旅游企业简易注销,有一些原因,但也侧面反映当地旅企对当地旅游业恢复的信心较足。这几个地方包括宁夏、新疆等,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是属于低风险地区,生态旅游、康养旅游、运动休闲等形象招牌都具有较大价值。  
  4,1—3月的数字没那么大,是大体符合预期的,后期随着复工的深入开展,数字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5,形势好不好,困难多不多,现在没有人会不知道。灰心丧气、痛苦难受,都是人之常情,就是请不必故意贩卖焦虑。正视困难,迎接挑战,再难也要走下去,因为已无路可退。  
  至于旅游企业破产案例,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国有19家旅游企业。其他行业也有一些集中破产案例,如房地产企业已经106家。当然,这主要指目前已经完成破产法律程序的,可能后期会有更大的数据。  
  正如老一辈旅游学者刘德谦先生所言,对旅游休闲业发展趋势,既不要盲目乐观,也别尽泼冷水,继续保持原有的清醒的判断,即,我国的旅游休闲业一定会继续向前发展,它仍将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增长点。它是我国当前经济活动中拉动内需的重要产业,这个过程的确任重道远,一哄而上反而让行业泛起不应有的泡沫。 
  还想继续引用《疫情之下,景区大变局:四十年来谁主沉浮?》中的迅翁名言——“自古以来,我们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正是这一大批人,让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虽然饱受磨难,但最终都挺了过来,甚至实现了螺旋式上升。因此,基辛格在《论中国》所言“中国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要尽量团结,不要故意制造分裂;要尊重差异,不搞“一刀切”;要理解各方诉求,求同存异勇敢向前走。有好经验好方法就去总结,有教训就去反思并积极改正。 
  只要我们在基本面上互相理解,并实现基于最大公约数的和解,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止我们继续前进。  
  当前,我们还要警惕疫情的次生灾害,以及因聚焦疫情而有可能忽略的森林防火、交通安全、水患等等其他问题。上下、政商都要认真思考有序复工复产以及未来的经济恢复,低收入家庭如何度过本轮难关、相关区域的民众心理如何疏导、产业信心如何恢复等等,这可能要面临更沉重的肉身。真是没有心思去嘲讽其他国家的抗疫行为,或者喊人家来“抄作业”,我们还远没有到松口气的时候。 
  最高领导人一直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你要是真有大局观或者讲政治,这个大判断,请自觉对照吸收消化。  
  回到旅游企业而言,据闻,此时还有个别旅游类企业,针对友商搞公关战、或者用点不太光明的招数。我都替你害臊,那点格局注定你将来不会有更好的归宿。把行业共同暖好,实现一个行业的复苏之势,你的一亩三分地才有未来。用中国的老话说——“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 
  近期,携程的一个动作还挺让我意外的:采购了100万只医用标准口罩,捐赠给日本、韩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家。携程肯定算不上一家完美的企业,缺点槽点都不少,但是站在世界舞台上,它确实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几家能拿得出手的旅游企业,一些节点上试图证明“大就要有大的样子”。  
  针对本轮旅游企业注销,我比较看重的是凤凰旅游有质量的分析: 
  第一,作为聚集客源的旅游企业,旅行社在此次疫情中最先受到了冲击。在注销旅行社中,既有规模上百人的大中型旅行社,更有不少合伙人经营的中小规模的旅行社,它们抗风险能力弱,资金链一旦断裂就不得不宣布破产,清算注销。 
  第二,注销的酒店以单体酒店为主。疫情发生后,绝大部分酒店由于入住率急剧下降以及防控疫情的要求纷纷宣布关门歇业。巨额的租金、物业管理费用、人工成本等让酒店在歇业期间承受着巨大损失。 
  对于一些旅游企业而言,不仅要知道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也要深省自己是怎么死去的或者濒临死亡边缘,才能有下一次真正的涅槃重生。 
  当前以及近几年,不少旅游企业确实太南了。 
  那些年,大大小小的旅游企业一直在市场的活水中左奔右突。给一瓢清水,它们就能吟唱出沧浪之歌,恰似弱水三千。 
  “无中生有”都能做出好文章。常州恐龙园、北京古北水镇形成一南一北两大典型景区,除了依托区域消费市场而起势,两家景区这些年的以无为有、努力创新是业界有目共睹的。 
  疫情之下,不少高端酒店也放下身段,试图调出匹配市场需求的产品,纷纷将目光转向外卖。有纯属凑热闹的,有就为了找点事干避免心里发慌的。当然,还有效果很好的,成为酒店业界的一股暖风。比如南京金陵饭店推出“金陵大肉包”一天卖出19万只,广州东方宾馆推出“明炉秘制黑椒烧鸭”很快成为网红产品,这两家都是相关高管团队集体在朋友圈卖货。“金陵包子东方鸭,大家爱吃人人夸”成了励志之声,就差配个二人转曲子去江湖传颂了。 
  旅行社更是集体变成微商或者代购。笔者在《卖菜、对赌预售、做直播……旅游企业五花八门“自救术”,总有一款适合你》写过:中小旅行社纷纷转行做起微商,卖什么的都有,卖口罩、卖酒精、消毒液、卖有机蔬菜、卖熟牛肉、卖大肘子、卖凤爪、卖卖卖。还有地方上一些良心旅行社协会已经帮扶到“最后一公里”,联名推荐,护航去卖菜。 
  按照时间线性梳理的话,这些旅行社先是卖防疫相关物品,包括口罩、酒精、消毒液、洗手液、一次性手套、电子体温枪等;然后是卖居家生活用品,与康养元素结合起来,包括有机蔬菜、有机大米、生态土鸡、韩国进口VC片等;目前这个阶段,不少人已经转向卖酒店房间、景区门票、旅游产品线路等,总算卖回老本行。
  在线旅游更是各大掌门人亲自直播出镜吆喝,卖货的,卖课的,卖,就差卖内裤了。据传,苏宁电器总裁已经抢先一步在朋友圈卖起了内裤。而携程梁建章的呆萌,同程吴志祥的雄辩口才,驴妈妈洪清华的条理严谨……也同样给业界留下较为深刻印象。
  这些旅游企业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好,都在左右奔突。每一种向上的努力,都不应被轻蔑。
  惟愿国泰民安,共享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成果。
  作者:周易水

上一篇:5G+旅游,我们并不真正了解

下一篇:什么是康养:“康”是方向 “养”是过程!



真有1万多家旅游企业倒闭?权威数据透露到底有多少旅企破产、注销和清算
  日前,“1万多家旅游企业倒闭”新闻,引起业界较为广泛关注。以该数据为支撑,已经陆续有多篇文章出炉,花色繁多。其中相对严谨的表述是——“全国共有11268家旅游类企业注销、吊销经营”。  
  业界人士的第一反应就是三连问:三个月不到、还没真正开工,就有这么多旅游企业倒闭或者注销吊销?怎么统计出来的呢?行业细分条块领域情况如何? 
 
 
  信息源头,有相关文章显示: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显示,截止3月25日,2020年全国共有11268家旅游类企业注销、吊销经营。  
  原国家旅游局监管司司长彭志凯对笔者表示,吊销是相关主管部门的行政行为,在国务院稳就业、稳企业的大局下,采用大幅度吊销手段可能很小;注销也分为行政强制注销、企业自动注销。三个月不到,还没真正复工,有这么大数字值得探问。 
  由于并未见到更细化的数据呈现,不好判断,留下一个疑惑。  
  目力所及,相关文章中,写得最为严谨、分析比较深入的是来自凤凰网旅游的报道:凤凰网旅游从天眼查了解到,受疫情影响,截止到3月27日,2020年我国总计有6456家涉旅企业注销,其中,包括1670家旅行社,46家景区相关企业,1890家酒店以及274家航空类企业,北上广三地占了全部注销企业总数的19.8%。 
  正像凤凰旅游所表述的那样,公司注销是指当一个公司宣告破产,被其它公司收购、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不续、或公司内部解散等情形时,公司需要到登记机关申请注销,终止公司法人资格的过程。它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企业的申请,作出准予企业解散的登记决定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定注销条件的企业,向登记机关申请,并经过清算程序后,登记机关作出准予登记,然后主体资格消灭。  
  那么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系统中,显示有多少家旅游企业简易注销呢?稍微做了点功课,登录该部门相关信用信息系统,按照31个省市自治区纯手工统计了一下。  
  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国旅游企业的简易注销、清算情况如下:  
  关于统计数据,想说几点:  
  1浙江、福建、山东、湖南、广东,其简易注销的旅游企业都超过了50家,浙江统计时间区间是1.15——3.30,福建统计时间区间1.7——3.30,湖南统计时间区间是1.7——3.30,广东统计时间区域是1.21——3.30,山东统计时间区间是2.26——3.30。考虑到之前时间的程序停摆因素,数据量不会增加很大,维持在+10上下,山东数据可能会再大点。这能说明什么呢?我认为说明当地推动复工复产比较早,一些企业已经开始正面生死存亡问题并走行政程序。  
  2,湖北的相关数字之所以那么少,主要应该是由于相关行业和行政程序都处于停摆状态,现阶段不具统计价值。甚至2月一个简易注销案例都没有。  
  3,目前,海南、西藏还没有旅游企业简易注销,有一些原因,但也侧面反映当地旅企对当地旅游业恢复的信心较足。这几个地方包括宁夏、新疆等,受疫情影响相对较小,是属于低风险地区,生态旅游、康养旅游、运动休闲等形象招牌都具有较大价值。  
  4,1—3月的数字没那么大,是大体符合预期的,后期随着复工的深入开展,数字可能会有较大增长。  
  5,形势好不好,困难多不多,现在没有人会不知道。灰心丧气、痛苦难受,都是人之常情,就是请不必故意贩卖焦虑。正视困难,迎接挑战,再难也要走下去,因为已无路可退。  
  至于旅游企业破产案例,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截止3月30日,2020年全国有19家旅游企业。其他行业也有一些集中破产案例,如房地产企业已经106家。当然,这主要指目前已经完成破产法律程序的,可能后期会有更大的数据。  
  正如老一辈旅游学者刘德谦先生所言,对旅游休闲业发展趋势,既不要盲目乐观,也别尽泼冷水,继续保持原有的清醒的判断,即,我国的旅游休闲业一定会继续向前发展,它仍将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增长点。它是我国当前经济活动中拉动内需的重要产业,这个过程的确任重道远,一哄而上反而让行业泛起不应有的泡沫。 
  还想继续引用《疫情之下,景区大变局:四十年来谁主沉浮?》中的迅翁名言——“自古以来,我们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正是这一大批人,让我们这个民族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虽然饱受磨难,但最终都挺了过来,甚至实现了螺旋式上升。因此,基辛格在《论中国》所言“中国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能引起我们的共鸣。 
  要尽量团结,不要故意制造分裂;要尊重差异,不搞“一刀切”;要理解各方诉求,求同存异勇敢向前走。有好经验好方法就去总结,有教训就去反思并积极改正。 
  只要我们在基本面上互相理解,并实现基于最大公约数的和解,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止我们继续前进。  
  当前,我们还要警惕疫情的次生灾害,以及因聚焦疫情而有可能忽略的森林防火、交通安全、水患等等其他问题。上下、政商都要认真思考有序复工复产以及未来的经济恢复,低收入家庭如何度过本轮难关、相关区域的民众心理如何疏导、产业信心如何恢复等等,这可能要面临更沉重的肉身。真是没有心思去嘲讽其他国家的抗疫行为,或者喊人家来“抄作业”,我们还远没有到松口气的时候。 
  最高领导人一直强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你要是真有大局观或者讲政治,这个大判断,请自觉对照吸收消化。  
  回到旅游企业而言,据闻,此时还有个别旅游类企业,针对友商搞公关战、或者用点不太光明的招数。我都替你害臊,那点格局注定你将来不会有更好的归宿。把行业共同暖好,实现一个行业的复苏之势,你的一亩三分地才有未来。用中国的老话说——“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 
  近期,携程的一个动作还挺让我意外的:采购了100万只医用标准口罩,捐赠给日本、韩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家。携程肯定算不上一家完美的企业,缺点槽点都不少,但是站在世界舞台上,它确实是中国屈指可数的几家能拿得出手的旅游企业,一些节点上试图证明“大就要有大的样子”。  
  针对本轮旅游企业注销,我比较看重的是凤凰旅游有质量的分析: 
  第一,作为聚集客源的旅游企业,旅行社在此次疫情中最先受到了冲击。在注销旅行社中,既有规模上百人的大中型旅行社,更有不少合伙人经营的中小规模的旅行社,它们抗风险能力弱,资金链一旦断裂就不得不宣布破产,清算注销。 
  第二,注销的酒店以单体酒店为主。疫情发生后,绝大部分酒店由于入住率急剧下降以及防控疫情的要求纷纷宣布关门歇业。巨额的租金、物业管理费用、人工成本等让酒店在歇业期间承受着巨大损失。 
  对于一些旅游企业而言,不仅要知道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也要深省自己是怎么死去的或者濒临死亡边缘,才能有下一次真正的涅槃重生。 
  当前以及近几年,不少旅游企业确实太南了。 
  那些年,大大小小的旅游企业一直在市场的活水中左奔右突。给一瓢清水,它们就能吟唱出沧浪之歌,恰似弱水三千。 
  “无中生有”都能做出好文章。常州恐龙园、北京古北水镇形成一南一北两大典型景区,除了依托区域消费市场而起势,两家景区这些年的以无为有、努力创新是业界有目共睹的。 
  疫情之下,不少高端酒店也放下身段,试图调出匹配市场需求的产品,纷纷将目光转向外卖。有纯属凑热闹的,有就为了找点事干避免心里发慌的。当然,还有效果很好的,成为酒店业界的一股暖风。比如南京金陵饭店推出“金陵大肉包”一天卖出19万只,广州东方宾馆推出“明炉秘制黑椒烧鸭”很快成为网红产品,这两家都是相关高管团队集体在朋友圈卖货。“金陵包子东方鸭,大家爱吃人人夸”成了励志之声,就差配个二人转曲子去江湖传颂了。 
  旅行社更是集体变成微商或者代购。笔者在《卖菜、对赌预售、做直播……旅游企业五花八门“自救术”,总有一款适合你》写过:中小旅行社纷纷转行做起微商,卖什么的都有,卖口罩、卖酒精、消毒液、卖有机蔬菜、卖熟牛肉、卖大肘子、卖凤爪、卖卖卖。还有地方上一些良心旅行社协会已经帮扶到“最后一公里”,联名推荐,护航去卖菜。 
  按照时间线性梳理的话,这些旅行社先是卖防疫相关物品,包括口罩、酒精、消毒液、洗手液、一次性手套、电子体温枪等;然后是卖居家生活用品,与康养元素结合起来,包括有机蔬菜、有机大米、生态土鸡、韩国进口VC片等;目前这个阶段,不少人已经转向卖酒店房间、景区门票、旅游产品线路等,总算卖回老本行。
  在线旅游更是各大掌门人亲自直播出镜吆喝,卖货的,卖课的,卖,就差卖内裤了。据传,苏宁电器总裁已经抢先一步在朋友圈卖起了内裤。而携程梁建章的呆萌,同程吴志祥的雄辩口才,驴妈妈洪清华的条理严谨……也同样给业界留下较为深刻印象。
  这些旅游企业为了活下去,为了更好,都在左右奔突。每一种向上的努力,都不应被轻蔑。
  惟愿国泰民安,共享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成果。
  作者:周易水
  • 上一篇:5G+旅游,我们并不真正了解
  • 下一篇:什么是康养:“康”是方向 “养”是过程!

  • 全球彩票注册 快乐飞艇怎么玩 快乐飞艇哪里开的 快乐赛车开奖直播 河北11选5 5分钟一开的快乐飞艇 快乐赛车软件 快乐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快乐赛车哪个网站有 快乐赛车代理怎么做的